寇萊公思親罷宴 攝影/彭聲揚

小午大王兩位老師說,〈罷宴〉這戲自從96年崑劇選輯的錄影至今都沒演過。這一隔可是十三年了!這日第一次對笛後,略略排了一下,在旁看戲的我們,卻一點也沒感覺這是十幾年未演的戲。老師們對戲的講究,在這次排練的過程中真讓大家開了眼界。這次的本子刪去了幾句支蔓的的唱段,拿掉了龍套散操的片段,念白的前後次序也略為調整,省得人物上場下場的瑣碎。整體的本子體現更為集中、精簡。

這齣戲真是好戲!實在不明白為何這麼多年來竟沒再演了。如果單純以「教忠教孝」的想法來扣帽子,真的是可惜了這齣戲。〈罷宴〉寫出了人性真實的一面,

寇準官居極品,出將入相,威儀盛甚!年少窮困,因此得志後富貴榮華,連宵歌舞。劉婆是個性好貪杯的府中舊人,光是「性好貪杯」這點,就與其他老太太不同。但這戲有意思的地方是,老太太雖然貪杯,腦袋可清楚得很!她老來跟著享受相爺府邸的富貴豐華,過著安享暮年的快樂生涯,卻在小廝開了花賬要被相爺砍頭之際,不因自己過安穩日子,就懶得理會了。劉婆在小廝求情後有段自語:

這小廝本不足惜,只是相爺如此豪奢,不是俺醉婆子,誰敢去 撞他幾句?

劉婆所在意的,不是單純小廝砍不砍頭的「果」,而是寇準性情習性的「因」。這是何等寫實的人性啊,有時,人一朝功成名就,忘了昔年清苦,便總要在富貴之後加倍補償自己過去所受的苦。劉婆卻能在這樣的人性中,找出一個能夠觸動相爺內心深處的「點」。而這個點,不是已經講得熟爛的「孝道」,而是活生生的人之常情。昔年清苦而今之功成名就,都是寇準的母親一點一滴累積教養而成。父母生養子女,所付出的心血和感情總是比子女所能回饋的多上不知幾倍,然而身為子女的,不總是從出生就自然而然地接受父母點滴之愛,渾然未覺何謂「親恩」!朋友之恩、貴人相助,在人的生命中總是會特別被記上一筆,唯有父母之恩,領受得似乎再自然不過。可是,誰會記得在父母還清健時,回報乳養懷抱的恩情?寇準的母親在他新科得第時,便燈盡油枯,撒手西歸。劉婆道:

他身先黃壤,
博得你富貴夫妻同受享。
你如今縱金玉滿堂,
熱騰騰捧著三牲養,
羮香酒香、羮香酒香,
也滴不到泉台上!

真是啊。這真是人世情感永恒的無奈啊。
這齣戲裏,有人性、有親情。是不論時空如何轉換、而仍能動人的好戲。

聊到這,不免想起《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裏一首詩:

父母恩深重。恩憐無歇時。
起坐心相逐。近遙意與隨。
母年一百歲。常憂八十兒。
欲知恩愛斷。命盡始分離。

每當念到「母年一百歲,常憂八十兒」,總不禁濕了眼眶。真是天底下癡心父母啊。

而且,重點是這齣戲真是好聽!超難唱的散板,大王老師能唱得來抑揚頓挫,語氣十足。幾段大王小午輪唱的段落,更是聽得人熱血沸騰,眼淚都要掉下來。兩位老師戲劇表演的感染力超強,從他們的眼底裏,彷彿就真的看見當日寇準的母親那種一生辛勤和臨終的無限憾恨。優秀的演員,真的能無中生有,在兩位老師的身上眼中,可以看到多少人生、那些情感,說得出的、說不出的、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都能鉅細靡遺、活色生香的展現!

兩位老師琢磿這齣戲,許多細節都不放過。有趣的是,每當超級認真的小午老師開始思考哪個地方要怎麼表現才能做更好的詮釋時,超級妙老太就會在一旁打趣說:他那人就是這樣!就要搶戲!!

哈哈!可知未來的排戲過程中,會有更多讓人開心的事發生~

shuimok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