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壇清音」演出在即,小編貼出藝術總監陳彬老師的文章,以饗同好。

〈學堂〉黃裕玲飾陳最良, 宋泮萍飾春香。(2000.12.02.) 裁切    

 

張善薌女士承傳劇目的表演特色

 藝術總監陳彬

   張善薌女士一向被人稱為「徐師母」或「師母」,他經常傳授的戲有〈學堂〉、〈遊園〉、〈驚夢〉、〈佳期〉、〈拷紅〉、〈小宴〉、〈斷橋〉、〈琴挑〉和〈刺虎〉,〈思凡〉因全劇由一人演唱,且劇幅約四十分鐘,有異於其他各劇的難度,戲曲界有「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之說,大多數的學生能力有限,同時有別的老師教授此劇,基於對同行的照顧,師母不肯輕易傳授,近代學者把這十折戲稱為「張十齣」。師母曾經以自信又有點自豪的口氣說「我就這十齣戲」,乍聽之下好像有點自大,但徐門子弟並沒有人拿下這十齣戲,因為行當的跨度相當大,不容易一一掌握,何況還有後來又整理排出的〈寄子〉和〈喬醋〉,更沒有人能完全學會這十二齣戲了。

   現今流行「跨界」,同時新編戲迭出卻又如出一轍,此際重溫師母的表演,確有「清氣逼人」的感覺,亦如一罈老酒越陳越香。這些戲的特質包括咬字、穿著與表演,與大陸專業劇團相比,有的大異其趣,有的則大同小異,但以沈傳芷先生所說「俏絲絲」的細膩表演來衡量,即使小異,也可以造成不同的舞台效果了。

   徐炎之老師和師母是分工式教學,徐老師教唱,師母教身段。咬字方面,徐老師仍循古法,有些字以切音唱出,例如「人」讀如「ㄒㄧㄣˊ」,「春」讀如「ㄑㄩㄣ」,雖然有人說這樣的念字方式,讓觀眾聽不懂演員在唱什麼,但整段的唱腔在聽覺上的確更為細膩委婉。

   服裝方面春香和紅娘穿襖褲不穿襖裙柳夢梅潘必正張珙都穿福字履,不穿厚底靴。從造型上看,貼旦穿襖褲,小生穿福字履,都使人物透著些許稚嫩,比較合乎劇中人的年齡和身分。對於穿福字履,徐老師還有一說,因為柳夢梅潘必正張珙都還沒有功名,也許秀才也算功名,但尚未做官不能穿官靴。對於腳下少有功夫的業餘演員來說,少了那一兩寸的厚度,確實減輕不少負擔。

   表演方面,除了〈遊園〉〈佳期〉〈思凡〉走位的變化多些像〈琴挑〉的頭兩支朝元歌完全是坐著唱有點擺戲的味道身段乍看之下雷同的也不少但師母呈現出來的人物春香是春香紅娘是紅娘費貞娥是費貞娥絕對不是千人一面究其原因應該是曲子要唱好心裡要有人物加上豐富的表情和適當的眼神自能精準的呈現人物一般來說非曲友所擅長,但是看師母排戲,只覺得他在演員與人物的出戲與入戲之間,表情的變化比翻書還快,莫怪他有「活紅娘」之稱,演起〈刺虎〉的費貞娥卻又殺氣滿面

   師母的〈佳期〉是《南西廂》的劇本,【十二紅】的唱詞十分露骨但師母的身段非常含蓄,也就是一般所用的拱手、掠眉、抱胸等動作,配上腰巾以及變化較多的走位,呈現出來的是促成好事又怕被人發現,一個貼身、貼心的俏丫環。〈刺虎〉的費貞娥應屬刺殺旦也有人以正旦演出師母倒似以閨門旦為基礎加上君仇國恨的強烈情緒人物就出來了

   在此簡要的說說這次演出戲碼的一些特點

   〈斷橋〉的白蛇一出場並不亮相,走半個反圓場跌坐舞台中央,低頭起唱【山坡羊】,到「阿呀」兩字時才抬臉亮相,師母還特別說明「我們的亮相在這兒」。小青既不背插雙劍也不腰跨寶劍,純粹以雙拳對付許仙,事實上不管白蛇、青蛇是仙是妖,對付一個凡夫俗子何需寶劍?許仙是由法海駕雲送到臨安跟白蛇見面的,許仙跟著法海稱白蛇、青蛇為「妖魔」,使得許仙從大家所慣常看到的憨傻、純情轉為怯懦、可惡,也增加了表演上的難度。在【金絡索】曲牌的最後,許仙是以跪步走向白蛇,乞求原諒,或許也帶有害怕的情緒吧。青蛇在看到許仙扶持白蛇同行後,氣憤而又無奈的跺腳下場,是非常特殊而少見的身段。

   〈小宴〉不但有高力士,宮女還要跟著唐明皇和楊貴妃「扯四門」。高力士是唐明皇的貼身侍衛,即使在整折的〈驚變〉中,戲份也不算多,但是有了這個人物,舞台畫面有了調劑,宮廷制度也顯得比較完整。「扯四門」是舞台上的一種隊形變化,宮女們分為兩列,在唐明皇和楊貴妃的身旁,隨著車輦繞舞台一週,本是表示帝妃在宮女的簇擁下遊御花園,現在一般的演法是宮女一字排開的站在舞台後區,車輦在前區走來走去,看似舞台淨化了,但皇家的氣勢也沒了。

   特色最多的當屬《牡丹亭》的〈學堂〉、〈遊園〉和〈驚夢〉,大陸各職業崑劇團已不大單演〈學堂〉,所以本團的這折戲本身就是一個標示。春香在課堂上把書當作望遠鏡;拿腰巾做成馬頭和馬尾,跑起馬來;把雲帚當鬍子,各式各樣搗亂的花招盡情使出,更是結合寫實與寫意的表演。〈遊園〉中春香與杜麗娘的身段多半合盤對稱,充分表現了舞台上的平衡。在〈驚夢〉中,徐師母所示範的杜麗娘有三個公認難做的眼神,一個是念白中「得和你兩留連」,一個是「則為俺生『小』嬋娟」,還有一個是「則索要『因循靦腆』」,難在都是要在兩個標的點之間,流暢而略帶羞澀的遊走,幅度不能太大,大了不合人物,也不能太小,小了觀眾看不見,若能跟著念白和唱腔的節奏,就容易做到了。

   柳夢梅則有五次撲向杜麗娘山桃紅的前段就有兩次一次在『答』兒閒尋遍」,一次在「『幽』閨自憐」,但這兩次都沒有撲到就煞住了,表示對衷心愛慕的人不可魯莽行事。【山桃紅】曲牌的合唱部分,兩人的身段都是背供,好像互不相干,但表現出來的正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兩人的互看也不是外翻袖後正面打量,而是內折袖後偷看,完全是含蓄式的情感表達。唱完【山桃紅】,杜麗娘從上場門台口邊揮繞水袖邊走向下場門口,回望上場門台口的柳夢梅,極輕微的略頷首,然後雙抖袖下場,柳夢梅也是雙抖袖的追下,呈現的是青春浪漫的歡悅。

   驚夢〉的另一個表演重點就是花神,一年有十二個月,每個月有代表當月花卉的花神,照說應該是十二個花神,但各表演單位可依本身的人力,在花神的人數上有所增減,從一人到百人不等。紗燈曾是最炫的表演道具,每位花神手持一對紗面的燈,上繪各月花卉,內燃蠟燭,亮相時全場暗燈,唯有搖曳的燭光映照出各月花卉,但因製作與保存不易,且燭火不易控制,現在多以花束作為花神的表演道具,燭光搖曳的紗燈只能永遠封存於記憶之中了。

05_1_右張善薌〈佳期〉身段4(請修補照片)05_1_左_張善薌〈佳期〉身段305_2張善薌〈刺虎〉(彩色照片600dpi掃描)

05_5堆花紗燈

 

shuimok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